当前位置 韦海生博客 随笔 正文 下一篇:

村妓家的灯光

新生代导演何小炅的处女作《村妓家的灯光》可称得上成年人级别的电影,据说剧组没有请到一位电影明星,片中所有床戏都是花钱请当地几对村民夫妇真刀真枪上阵的,因为第一次在镜头下拍戏,这些久经战阵的夫妻们动作略显笨拙和僵硬,但何导演显然极满意这种歪打正着的「可能被监视下偷偷摸摸」的效果。不过这些村民不愿意公开他们的身份,以免遇熟人看到会尴尬。

何小炅承诺所有床戏均做模糊化处理,大家千万放心。现在大家真可以放下心来了,这部给他们过一把演员瘾的电影没有通过广电总局审核,而买断本片发行权,欲引国产电影界惊雷的第二道影视文化公司除了损失一笔钱,还碰了一鼻子灰。现在这部电影即使在 Youtube 上也难以找到了。

村妓家的灯光

故事讲述的是主人公村妓秀英,从几年前趁丈夫外出打工时与人私通,到后来演变为公开留情人住在家里,听到风声的丈夫怒不可遏地连夜从广东南海赶回家,一阵毒打和摔碗砸锅的声音过后,丈夫放出狠话来说要在外面另建家庭,永远不再回村里。那时年近五十的秀英风韵犹存,无情的岁月并没有马上摧毁她良好的美人胚底子,不过除了一身骚与人私通外,还没有出格到出卖肉身的地步,这一个转变要从镜头切换到一年后从东莞某娱乐场所下岗回家的女儿阿菊身上说起。

可能是继承了母亲的因子,阿菊出落得极为标致,绝对是村里第一美人,黑色的紧身裤裹着她翘起的臀部,走起路来故意抖动着丰满的乳房,都让每一个迎面走过的村民直咽口水。她在家停留的那几天,本村和邻村的男青年常在她家院子里进进出出,其中也参杂着中老年男人,但见过大世面的阿菊应对自如,没有被人占到任何便宜。反而母亲秀英眉开眼笑,不时地与几个中老年男人打情骂俏,好不欢乐,甚至在过度热情地引路去自家洗手间过程中与一个男人短暂的拥抱开启了她进一步大胆的计划。就在阿菊离开家的前一天晚上,影片中一直定格在天花板下的灯泡上,母女俩在窃窃私语,观众听不到她们说了什么,只是偶尔的笑声和一直亮起的灯光让人觉得时间没有跳转,直到导演把场景换到了一夜未眠的母女俩的窗前,才看到了东方已亮白。

据影片字幕交代,第二天阿菊去了惠州,投靠以前的好姐妹如花。从阿菊离家的耳语,到主动勾引村里中老年男人,秀英用了不到一天。刚开始她的目标大多是鳏夫,后来在村里的男人圈传开了之后,许多配偶还在的也把持不住了。有一些安分,平时钱都归老婆管的就向他人借,然后再以各种理由让老婆帮还。但没有不透风的墙,村里大部分妇女都知道了秀英是什么货色,有偷偷跟踪丈夫逮个正着的,有检查丈夫通话记录的,有晚上关起门来不让丈夫出门的。还有一个捉奸在床的妇女的特写,她把秀英推到后,脱下裤子把丈夫的手往自己私处按,大声叫道:这不是肉吗?场面有趣又滑稽。正当所有人认为秀英会变成过街老鼠时,有一个叫庆水的老村民却看到了这条稳定又不辛苦的生财之道,于是怂恿有点姿色的妻子卖身,说这辈子无儿无女也就这么一回事,也不在乎了,没想到这位平时和秀英关系较好的妻子欣然同意了。没过多久,村里人就经常看见这一对平时生活较为拮据的老夫妻俩可以买肉吃了,这一点大家已心知肚明。

这对出镜率最高的庆水老夫妻主要目标是有一些闲钱的独居老年人,这些人偶尔打零工赚点钱,加上外出打工的子女寄回来的生活费,生活比较宽裕。双方交易的地方,一般都是在女方家里,村民们早已心照不宣了。比如秀英和一位只显示后背的男人对话,双方约好以灯光为信号。大意是说只要灯亮着就表示没有其他人在她家,像城里的出租车立起「空车」牌一样,任何人可以电话预约,先到先得。如果灯关了,就说明已经有人登门,表示正在「营业中」,其他人便不会贸然打电话预约,只能等待下一次灯光亮起时。这盏灯就像村里的灯塔一样,指引着老年男人的欲望之路。

后来由于看到秀英的高调和庆水夫妇生活的改善,村里其他人坐不住了,一个接着一个加入到了这个阵营当中,不到半年时间除了儿女在身边的几个老人之外,全部参与其中。如此一来秀英的「生意」越来越淡了,不得已她开始打电话和发信息联系她手机里的一个个只有她才看得懂的联系人代号,可是她的主动和降价并没有唤来几个回头客。以行业带头人自居的秀英极为不满,脾气也越来越差,开始对着路过的村妇指桑骂槐,吵得最厉害的一次是与隔壁的大方妈对骂,势单力薄的秀英完败给了搬来整个庞大家族支援的对方。

这一次吵架过后,导演连续给了秀英家几个不断切换的镜头,一个晚上接着一晚上,观众看到秀英家每天晚上的灯一直在亮着,说明她的「生意」一落千丈,已无东山再起的可能。没过几天,一脸落寞的秀英决定去投靠在惠州淡水工作的女儿。可能秀英出远门那天刚好停电,她出门时忘记关灯了,以至于每天夜幕降临时,她家的灯一直耀眼地亮着,那一条从天花板上垂直而下的电灯线在晚风徐徐吹拂下,像稻草一样在无边的黑夜中孤单地摇曳着。

故事到此戛然而止,导演也没有做任何多余的交代,只以一束灯光结束,但是那一盏长期打开的电灯终有寿命期,灯光暗淡了故事还是会继续演下去。不管是远赴他乡的村妓秀英,还是坚守在乡村里暗地里买卖肉身的庆水、大光妈们,都不会因为那一盏灯的熄灭而散场。记得《一代宗师》里有句台词:有灯,就有人。在这里我想说的是,有灯的地方,就有等待的交易,或者已上钩的鱼正赶往灯光处的路上,过不了多久,另一盏灯会熄灭,还会再次亮起,灯坏了也有人及时换上。有人,就有灯。

这是一部寓意深刻的乡村伦理电影,其艺术格局和现实意义远大于《色戒》,导演何小炅穿插在其中的是一条埋藏较深的故事线,它从侧面反映出了在现代中国乡村社会里留守老人的问题依然突出,尤其是把长期遭受性压抑和外人看不见的黑暗面表现得栩栩如生,从影片中我们看到了即使再平凡的山林野夫,也有波澜壮阔的性生活。如果不是过于追究故事的真实感(床戏部分)而被封杀,它的公映一定会引起几亿农民的共鸣。

本文为韦海生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eihaisheng.com/141.html

作者: 韦海生

遇见马丁·布伯,他才唤起我关于人生的全面反思,像发现新世界的感觉,仿佛过去的三十年尽管也在吃喝拉撒、挣钱花钱、读书思考、对着别人喋喋不休甚至搞了点小文艺,竟只是个自闭症儿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477488759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53160813@qq.com

在线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1: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