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韦海生 读书 正文 下一篇:

《诗经》我读之《关雎》

这篇文章我是于 11 月 24 日在深圳开智社群的内部分享文字稿,由于整理时手里只有几张卡片,只能凭借记忆把整个过程拼接起来,不一定面面俱到,今后我会把读《诗经》的心得汇编在一起,继续补充和整理。

《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但凡提到《诗经》,一般人都可以吟出《关雎》里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句诗来,不过却很少有人想过这首诗为什么影响如此深远,甚至把它列为《诗经》的第一篇,究竟是随机排序还是有深层的含义呢?

其实《关雎》之所以有如此高的地位,还是得益于孔子的一句话:「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用白话说就是让人们有所节制,尤其在礼面前不能忘乎所以,过了头就不好了,这正好符合孔子一直鼓吹的「克己复礼」,即《论语》一书里处处提到的「仁」:

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颜渊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语出《论语·颜渊》第一段。按照孔子的意思,个人修身要克己,在政治上要复礼,这也是他老人家最看重的,所以他在删诗并重新编排时,尤为偏爱这首《关雎》。比如诗中的「辗转反侧」,表达出的情感相当含蓄,即使追求不到佳人,也只是翻来覆去睡不着,并没有那种死去活来的样子,也没有「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那么夸张。它表达的情感强烈程度也符合孔子主张的「发乎情,止乎礼」,更是为后来的情诗定下了含蓄的基调。

说完了题目,接下来我就开始抠字眼了。首先我们先来看看第一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其中的「雎鸠」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动物呢?

从上图中可见雎鸠并不美,反而是一种非常凶狠的猛禽,它不仅捕鱼,还吃蛇,李时珍在《本草纲目》里很客观地把它叫做「山禽」。无论是朱熹说它是「鹰鹞之类」,还是清代徐鼎在《毛诗名物图说》里直接把雎鸠画成入水捕鱼的凌厉形象,在不少文人的眼中,它都是一种凶狠之鸟,和《关雎》里的君子和淑女的美好形象完全联系不到一起,除非还有别的层面意思,否则用其他鸟类替代更好。这个别的层面意思就是雎鸠的「挚而有别」,即雌雄虽然情深意切,却还能保持一定的距离,也就是《淮南子·秦族》里说到的「雌雄之不乖居也」,大意是说雎鸠这种鸟是一巢分两室,分开睡的,也比喻为君子和淑女的「和而别」吧

接下来我们继续看这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重点说两个对方,一是君子,二是逑。

这首诗里的君子,往往指的是贵族阶层,和我们平时了解到的平民之间表达爱慕之情没有任何关系。因为这首诗是以贵族的口吻来写的,还有人说是周公所作,也有一定的道理。我们看到诗的最后一句提到的钟鼓,就知道这种乐器不是一般人用得起的,甚至一般的贵族都不能乱用,它代表的是一种高高在上的身份。据东汉经学大师郑玄是这样注释《仪礼》的:「钟鼓者,天子诸侯备用之,大夫、士鼓而已。」也就是说,哪怕是鼓,也只有大夫和士才能用,这一点就跟平民毫无关系了。

「君子好逑」的「逑」字也作「仇」,在《说文解字》意为二人相当相对之谊,也是伴侣、配偶的意思。但在《左传·桓公二年》里却有这样的一句「嘉耦曰妃,怨耦曰仇,古之命也。」,大意是说好的配偶叫妃,不好的配偶叫仇。按照这个解释,就和《关雎》里的「君子好逑」有了冲突,也理解不了。比较有信服力的解释还是闻一多在《诗经新义》里的论证,他说好仇即妃仇,这两者是并列,不分反正,「好仇」就是配偶、匹配之人,而不是好的配偶

接下来我们再看这句:「参差荇菜,左右流之」,在这里君子追求的未必是真实的人,也不一定是采荇菜的姑娘,它可能只是特指的一种意象。张启城在他《<诗经>风雅颂研究论稿新编》一书里有一个比较合理的推断,他说:「在《诗经》中,凡以采取某种绿色植物为诗歌开端的诗句,已成为表达相思之情的固定套式……」。在后来的不少诗歌当中,也把类似的绿色植物比作某种思念之情,比如唐诗里的柳枝:「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为离别做了铺垫,而李白的「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引起客愁乡思。用绿色植物抒发某种情感,大抵源于此。

我们再往下看这一句:「求之不得,寤寐思服」,其中这个「服」字非常耐人寻味。我翻过了很多《诗经》注本,几乎都把它译为:思念。陈子展的《诗经直解》可谓最权威的解释了,他把「寤寐思服」直接解释为:醒呀睡呀相思更切。意思没有错,但是却把这个「服」字给忽略掉了。我特意去查了古汉语里「服」字这个字的意思,实际上没有一个地方把它解释为思念,最早出现在《周易•系辞》里的「服牛乘马,引重致远。」主要作为动词用,意为驾驭、驯服的意思,这也是古汉语里最常用的用法。在《关雎》这首诗里,我们可以把它引申为君子想把淑女追求到手的意思,而不仅仅是思念而已,因为前面他已经求之不得了,那么接下来他就会采取行动,比如说琴瑟友之,钟鼓乐之等,就是他将要去取悦或者追求淑女的手段了。

胡适在《我们今日还不配读经》一文里说他读《诗经》有一半懂得一半不懂得,而王国维也坦言他读《诗经》不懂的地方十之有二,《尚书》有一半他是读不懂的,可见《诗经》和《尚书》是最难读的两部典籍。除了难读,《诗经》一点也不美,像「昔我往矣,杨柳依依」这种美得让人心碎的小山歌并不多,却非常有趣。所以我不求全部读懂,读出有趣的东西来便好。

本文为韦海生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eihaisheng.com/261.html

作者: 韦海生

遇见马丁·布伯,他才唤起我关于人生的全面反思,像发现新世界的感觉,仿佛过去的三十年尽管也在吃喝拉撒、挣钱花钱、读书思考、对着别人喋喋不休甚至搞了点小文艺,竟只是个自闭症儿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477488759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53160813@qq.com

在线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1: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