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韦海生 随笔 正文 下一篇:

我的美好时光

我的美好时光

李敖在七十年代初期被国民党当局投入监狱,坐了五六年牢,出来时已经 41 岁了。在回忆起坐牢的那几年,李敖坦诚那是他的美好时光。

他说,在牢里睡觉时有老鼠、蟑螂、蜈蚣和蚂蚁爬过来,一年到头不能洗澡只能用毛巾擦身体,生活没有比这些经历更坏的了。所以,它的起点很低,相当于从零开始,做任何改变都比当时的状况好,这是李敖的美好时光。

接着李敖谈到了董小宛。出身秦淮青楼的董小宛 17 岁时从良嫁给冒襄做姨太太,27 岁死去。「九年之间,他们在乱世中逃难,在乱世中图存,在乱世中寻欢做爱,在乱世中琴韵书声,最后她告别了乱世,留下春梦一场。」这是董小宛的美好时光。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各自有趣的生活,并不是说要像李敖一样坐过几年牢,或像董小宛一样早年做妓女,才可以去谈美好时光。而是说我们每一天重复单调的生活,当有一天老了扪心自问,哪一段日子才是曾经的美好时光,要能答得上来才好。

我来到深圳的头两年,生活和工作压力极大,可以说在黑暗中度日如年。那时候经常做恶梦,感觉时间过得极慢,秒针每走动一次就像一个人缓缓散步的样子,总有一种要把手上的机械表使劲往前拨,感受瞬间昼夜交替时光飞逝的冲动。但胸中又有一股愤怒的力量,随时都可能迸发出来。印象最深的是住在一间经常梦见「鬼压身」,被人掐脖子的套间,我知道是因为日夜精神过度紧张导致的睡眠障碍,可我宁愿相信真有鬼,所以每一次关灯入睡时感到有东西压下来四肢动弹不得时,我的意识便开始清醒起来,然后调动全身能量如狮吼般对着看不见的恐惧重重回击。或者对着「压身鬼」发自体内的怒吼,就是那种见神灭神、见鬼杀鬼的感觉。

还有每隔一段时间回老家,老人说经常闹鬼的地方我在天黑路过时刻意拐一道弯走进去,想看一看鬼到底长成什么样子,可我什么也没看到。我说这些只是为了说明那两年对在深圳生存状况的绝望以及内心被激起的愤怒,以至于冲破种种恐惧——我过上了自以为最差的生活,我没什么好害怕,也没什么好失去的了。

人到了低谷的时候,才看到了众叛亲离,朋友不再联系了,家人也失望了,爱情也没有了,那个时候就觉得没有什么比这种生活经历更糟糕了。不过生活还是要过下去的,不是吗?于是我便努力去寻找各种可能改变命运,哪怕是改善生活状态的可能,就像俞敏洪说的「在绝望中寻找希望」。而且对未来变得更好的渴望远远改过了对当前生活的恐惧,内心只有永不停止地去战斗。当时激励我的还有一段话,这段话在吴尊、罗志祥和言承旭相互耍酷的电视剧里出现过,至今我还能背出来:

每个人的心里面都有一个沉睡的战士,只要你能唤醒这沉睡的战士,你就能跨越那份畏惧,重现可以毁灭极限之墙的「伊芙利特之祭」。传说在古罗马竞技场上的战士,当他们不畏惧死亡而奋战,濒临死亡边缘时,他们会听到一种战鼓声,而凡是听到这鼓声的战士,将不再为仇恨而战,不再为胜负而战,甚至不再为自己而战,有的只有宁死也不停止的斗志。而这时,他们将会得到超越这世上所有思想逻辑都无法解释的终极力量,好象他们的生命奉献给战斗之神一样,而这场祭典古罗马战士称为「伊芙利特之祭」。

虽然现在生活自由了,而且对生活对未来不再有任何恐惧,但却很难找到那种每天走路脚下生风、四五点钟就起床学习的感觉了。所以还是觉得 08、09 年才是我的美好时光。

也许过了许多年之后,我会回想起现在,从早到晚读读写写的日子,虽然没有什么成绩,也没多少认可,但我会把这段日子称为我的另一段美好时光。可是现在很多年轻人,不是没工作,也不是没钱花,而是把时光浪费在玩手机、玩电脑、和网友无趣地瞎聊当中,把无趣当有趣。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把这些当成他们可回忆的美好时光呢?

写到这里,又想起李敖讲董小宛的的故事来。三百多年过去了,他们形影相扶的日子早已经过去了,但是,传神如画的携手,就在我们眼前,我们有眼福了。

 
ChangeLog

  • 20170811 初稿
本文为韦海生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eihaisheng.com/435.html

作者: 韦海生

遇见马丁·布伯,他才唤起我关于人生的全面反思,像发现新世界的感觉,仿佛过去的三十年尽管也在吃喝拉撒、挣钱花钱、读书思考、对着别人喋喋不休甚至搞了点小文艺,竟只是个自闭症儿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477488759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53160813@qq.com

在线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1: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