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读不通《左传》,就读不懂《论语》?

在读《传习录》时,我虽然一边读原文一边对照白话文,字也都认识了,但是理解起来还是相当吃力。因为王阳明与学生们都是围绕着四书五经展开讨论的,而我只熟悉《论语》,读起来不得不放慢速度。

因此,在没有熟悉四书五经,尤其《论语》之前,一上来就攻读《传习录》则需花费更多精力,走弯路只是浪费时间而已。读不懂才是致命的,毕竟我们不可能凭借自己有限的知识去揣摩圣人的意思。

不过想要读懂《论语》也非易事。虽然《论语》在古代只是作为儿童入门读物,一般三四岁读完了《三字经》,到五六岁就读《论语》了。可是对于今天的成年人来说《论语》还是相当难读,绝不是背诵一两句「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就算读懂的。

比如在《论语·阳货篇》里有这样一句:「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现代社会里有大男子主义的人就喜欢用这句话去打趣和嘲笑身边的女子,就过于断章取义了。即使在一些《论语》译注类书籍里,也在赏析部分说孔子轻视妇女,甚至给儒家思想扣上「男尊女卑」、「夫为妻纲」等男权主义的帽子。

其实这句话中的「女子」并非泛指女性,而是君主身边受到宠信的人;「小人」不是道德败坏的卑鄙小人,而是指社会地位低下的平民阶层。这句话还有后半部分,即「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意思要跟这两类人保持一定距离,走得太近了容易失礼而坏了规矩;过于疏远的话,他们又容易记恨在心。

倘若读通了《左传》,就不可能出现如此低级错误,也不必费劲脑筋去理解《论语》中每句话中的某个词特指什么。因为在《左传》里类似的词语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就如君子和小人的概念,出现次数过多且都是同一个意思,读多了都到让人厌烦的地步。试问,读通了《左传》,你在读《论语》时还这么费劲吗?

我们翻开《左传》,满纸都是君子、小人的字眼。比如《襄公二十八年》的「君子有远虑,小人从迩」,意思是君子深谋远虑,小人则目光短浅。还有《襄公三十一年》的「君子务知大者远者,小人务知小者近者」,说的是君子应当追求远大的目标,不像小人那样只追求眼前的蝇头小利。

诸如此类的句子不胜枚举,像《僖公二十六年》的「小人恐矣,君子则否」,《襄公九年》的「君子劳心,小人劳力」,《成公十三年》的「是故君子勤礼,小人尽力,勤礼莫如致敬,尽力莫如敦笃」等不一而足。其中的「小人」还是原始的本意,指的是农夫、野人之类没有社会地位的人。即使到了孔子时代,它也还是身份上的定义,与道德品质无关。读懂了这一点,不仅不会闹出笑话,还更容易读懂《论语》。

再举个例子,还是《论语·阳货篇》。其中有这么一句:「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这便是「礼崩乐坏」一词的由来。可是我们在读《论语》时,只知道礼是周礼,却不知道孔子一心想恢复的周礼是什么,它是怎么变坏的,因为《论语》并没有提到多少。

而《左传》也没必要给周礼下定义,毕竟作为儒家经典十三经之一的《周礼》,再加上后来的《仪礼》和《礼记》合称「三礼」,倘若追究起来就太多繁文缛节了。《左传》只是给它一个评价:「礼,所以经国家,定社稷,序民人,利后嗣者也。」

不过在《左传》中直接讨论礼节的有462次之多,它提到的「礼」有些是周礼,有些是在周礼基础上改革的礼,并通过各种合乎礼仪和违背礼仪的事件进行讨论。此外,它还揭示了礼——即《论语》中谈到的「礼崩乐坏」有哪些根源,为什么孔子没有必要在《论语》中提及。

因为在孔子看来,或者在编撰《论语》的孔子弟子们看来,这一部分史实不必详说,跟常识无异。而对于后人而言,同时成书或较晚的《左传》也讲得一清二楚。倘若我们忽略了《左传》而直接读《论语》,就只是理解了表面意思,而不知道其所以然,自然容易一头雾水。

插个题外话。孔子编撰《春秋》时,由于对鲁隐公元年之前的历史了解不够,并认为文献不足,恐怕记载失实,就从隐公元年写起。其实在春秋三传之一的《公羊传》里有这么一个设问:「《春秋》何以始乎隐?祖之所逮闻也。」

说的是孔子这一辈人及祖辈能了解的历史上限是隐公元年。言外之意是:解释《春秋》的《左传》是可信的,《论语》引用的历史典故没有再解释的必要。

而如果我们要了解周礼是如何被破坏的,就可从《周郑交质》中看出端倪。这篇入选《古文观止》的文章(第二篇)即是出自《左传·隐公三年》的两段文字,说的是郑国的第二代国君郑武公,第三代国君郑庄公均为平王卿士,即周朝的执政官。

但是郑国的这对父子却时常打着天子的旗号,为郑国谋取各种利益。周平王实在看不下去就想换掉执政官,改为西虢公。由于郑庄公权力太大,根本换不了,当庄公追问是不是想换卿士时,平王都不敢承认:「郑伯怨王,王曰:无之。」这对于平王来说是奇耻大辱。

不仅如此,郑庄公为了表示彼此的相互信任与合作的诚意,把各自的儿子送到对方身边为人质,即王子狐为质于郑,郑公子忽为质于周,史称「周郑交质」。这相当于硬生生地把周天子降格到诸侯国的地位了,可见周礼确实崩了。

因此,当我们熟读了《左传》,就知道《论语》中说到的礼崩乐坏是怎么一回事,也知道孔子为什么穷尽一生都恢复周公时的礼了。而这些在《论语》中是不可能具体而微呈现出来的,只有读通了《左传》才真正读懂了《论语》。

正如思想隐士熊逸所说的:「《左传》在传统典籍中高屋建瓴,两千多年历史中的许多沿革,争议、改变,从风俗到立法,从秦朝郡县制到明代大礼议,甚至从中国的夷狄论、文学观和日本的武士道,都可以一路追溯到《左传》的世界。」

本文为韦海生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eihaisheng.com/689.html

作者: 韦海生

遇见马丁·布伯,他才唤起我关于人生的全面反思,像发现新世界的感觉,仿佛过去的三十年尽管也在吃喝拉撒、挣钱花钱、读书思考、对着别人喋喋不休甚至搞了点小文艺,竟只是个自闭症儿童。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477488759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53160813@qq.com

在线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1: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