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纪渐长,我开始丢书

两年前我读了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的《年岁既长,我开始丢书》之后,就写了一篇文章:《重要的不是拥有好书,而是写出好书》。两年过去了,我既没有写出好书,又没有丢书,反而持续买进了不少书。

进入 2021 年下半年之后,我开始丢书了,目前清理了 58 本当废纸送给管理处的大叔,162 本卖给多抓鱼,21 本捐赠给图书馆。本来我打算发到朋友圈里,让有需要的人挑选之后再处理的,后来还是放弃了。因为以前我曾这样做过,记得当时清理的 30 多本书,每天不是打包寄快递,就是送到地铁口,还有的让我先放着,有空再拿,前后折腾了大半个月。

我所说的丢书,并不是全部当废纸一样扔掉或者认为这些书没有价值,相反有不少是买不到的绝版书,比如张光直作品系列的其中几本。我之所以丢书,是因为这些书在一定时间内,比如五年或十年内是读不到,或者不在我阅读范围之内的。

至于如何判断哪些书是五到十年不读的,在《我是如何知道,哪些书是两年内不读的?》一文我写了原因。我目前丢弃的这些书,几乎都是五年前就买来且至今没有阅读过的,有的未拆塑封,当我拿在手上时就问自己:「这本书我五年内有可能读吗?」只要答案是否定的,我就堆在一边待处理。不管是卖出去也好,还是捐赠给图书馆也罢,它们都有可能遇到真正想读的人。

其实哪些书,多长时间不读,并不是我丢书的主要原因,关键还是在于我知道该读哪些书。除了写作用到的参考书和与工作相关书籍之外,我就以自己为中心,全面去剖析自己有哪几个方面需要提升的,就专门去读对应的书,且专挑那种一本顶两本、十本的好书来读,你也可以理解为「给自己的教育」。

这就意味着以「我」为出发点,了解我缺少什么,再有针对性地补课,一切以「我」为主。比如我对人生的认识不足,就找一些人生解码书来读,从书中去发现和总结对自己有用的东西,这些书不必多,五本左右即可。当我读完之后没有顺藤摸瓜找到更优秀的书替代时,就多读一两遍,三五遍,知道熟烂于心为止。

这份「给自己的教育」清单,我可以设计出 6-8 门课程,比如心理学、读书写作、沟通与演讲、投资理财、创业、国学素养、眼界格局和人生智慧等方面。这些课程可以精简到5门之内,我只是举个例子,以此来说明设计属于自己课程的重要性。

只有以自己为中心,知道自己该补什么之后,才能有针对性地读书。因此,当我把应该补充的几个方面确定下来之后,就可以从书柜里找出与之对应的书,而完全无关的书就是清理的对象,也就是开始丢书了。

实际上我开始大面积地丢书,还有一个原因,即随着年纪渐长,才发现自己没有精力钻研多个领域,几十年内能把细分出来的某一门技能学到手并成为高手,成为全国第一,已经了不起了。哪怕我把所有的书都丢弃了,只专注于一门技能,把相关的书全部读完读熟,也是了不起的成就。

就像帕慕克在那篇文章里说的一样,我们一生中只对少数几本书情有独钟,打造一个精致的书房就足够了。还有福楼拜那句名言:「如果一个人足够认真地读上十本书,他就能成为一个圣人。」不说十本,有的人一辈子就研究一本书,也能青史留名了。

我们读书人之所以做不到这一点,是因为诱惑太多,又没有抵制诱惑的能力。当看到一本本好书时就迫不及待地买来,不管有没有读完,或多或少都会产生一定的焦虑。当这种焦虑多了,就不敢在读书上做减法了,只能不停读买书来掩盖这种焦虑,已经没有勇气丢书了。

自从开始丢书以来,我发现值得自己花时间一遍又一遍阅读的书不多。尤其在明白以我为中心,明确需要补充的方向之后,对书本的依赖感慢慢减少了,也有了足够的精力去读留下来的书。当然,我还会继续买书,只是选书更严格了,今后丢书的数量也将远远大于买书的数量。

本文为韦海生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eihaisheng.com/964.html

作者: 韦海生,公众号:书邦人

遇见马丁·布伯,他才唤起我关于人生的全面反思,像发现新世界的感觉,仿佛过去的三十年尽管也在吃喝拉撒、挣钱花钱、读书思考、对着别人喋喋不休甚至搞了点小文艺,竟只是个自闭症儿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71805964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53160813@qq.com

在线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1: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