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放牛郎

在九岁那一年,也是从升小学三年级前的那个暑假起,我就开始帮家里放牛了,一直到中学毕业,算起来有整整十年。 那时村里近百户人家除了几家养马外,基本上都养牛,有的养…

《追忆:漂泊中的永恒》自序

十年前的七月初,当我从志愿服务了一年的桂东小镇走出来时,曾想把那一年的经历写出来以示纪念。后来由于四处漂泊、居无定所,写作计划一再搁浅,当生活暂时安定下来时已没…

我的名字

如果有人问我的名字有何意义,我便会告诉他,我的名字嵌在王湾的诗句「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里,在张九龄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里,还在张若虚的「春江潮水连海…

那一年,初到深圳

2007 年 8 月 31 日晚上八点,我坐上了从南宁开往深圳的客车。从一座生活了四年之久的城市到另一座完全陌生的城市,我没有过多犹豫,直到上车前几个小时才决定…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477488759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53160813@qq.com

在线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1: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