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我的美好时光

李敖在七十年代初期被国民党当局投入监狱,坐了五六年牢,出来时已经 41 岁了。在回忆起坐牢的那几年,李敖坦诚那是他的美好时光。 他说,在牢里睡觉时有老鼠、蟑螂、…

当年的放牛郎

在九岁那一年,也是从升小学三年级前的那个暑假起,我就开始帮家里放牛了,一直到中学毕业,算起来有整整十年。 那时村里近百户人家除了几家养马外,基本上都养牛,有的养…

请留心写作带来的虚荣

张大春在《我辈的虚荣》一文中说到了在他的讲座上,一位父亲指着女儿问了这样的问题:「她看很多文学方面的书,很喜欢写作,而且很希望能走上这一行,你能给这孩子一些有用…

《追忆:漂泊中的永恒》自序

十年前的七月初,当我从志愿服务了一年的桂东小镇走出来时,曾想把那一年的经历写出来以示纪念。后来由于四处漂泊、居无定所,写作计划一再搁浅,当生活暂时安定下来时已没…

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作家

我讨厌写作,我不喜欢当作家。 之所以用列维·斯特劳斯蛊惑性十足的口吻作为开头,是因为《成为作家》这个书名同样容易蛊惑人心——即使读完了这本书,也不会成为作家。除…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477488759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53160813@qq.com

在线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1: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