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今天是我的生日

如果以平常的步行速度,我将在中午十点才能走到附近的五和地铁站台,但我刻意加快了步伐,提前两分钟就到了。车刚好来了,我却没上车,而是站在原地,细数着我提前到达的两…

简洁是天才的姐妹

时隔一年之后,当我再次翻开《写作风格的意识》时,脑海中总会浮现出史壮克在课堂上身子前倾靠着桌子、抓着大衣翻领,以嘶哑、似带阴谋的腔调念了三遍写作第十七条规则:「…

重读是写作的开始

有一位书友在读了我去年的文章《一个人的阅读史》后留言,说我不做学问太可惜,因为我读过的书偏重理性和学术类,对写作未必有奇效,或者在工作上把公司经营好,做一个与众…

「轻」的文学与生活意义

看了两遍,才看明白卡尔维诺在《新千年文学备忘录》第一章里说到「轻」的文学意义以及延伸出来的各种轻。 「轻」字在我们眼里有物质重量之轻、位卑言轻、力度轻和负载轻等…

永恒的异乡人

又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清晨一个人走在河边的小路上,时时有凉风拂面,两岸青山相对出,本可以心旷神怡,宠辱皆忘,我却不由得改岳飞的《小重山》,得词一首以表达此刻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477488759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53160813@qq.com

在线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1: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